文章主圖

後疫情時代下的《1984》

作者:王軒

公行領域 - 2021/8/11 下午 12:11:21瀏覽數:726

文章引言摘要

《1984》是喬治奧威爾 (George Orwell)的小說,發表於1949年。之所以書名為1984,是因為書中的時間設定於1984年,發生於大洋洲虛構的未來國家--「大洋國」,並描述大洋國如何施行其陰暗恐怖的極權主義。本書以大洋國為比喻,探討政府權力過分伸張、極權主義、對社會所有人和行為實施壓抑性統治的風險,世界大部分地區都陷入了一場永久的戰爭、政府監控無處不在、資料記錄中滿是歷史否定主義及政治宣傳。

1984》是喬治奧威爾 George Orwell)的小說,發表於1949年。之所以書名為1984,是因為書中的時間設定於1984年,發生於大洋洲虛構的未來國家--「大洋國」,並描述大洋國如何施行其陰暗恐怖的極權主義。本書以大洋國為比喻,探討政府權力過分伸張、極權主義、對社會所有人和行為實施壓抑性統治的風險,世界大部分地區都陷入了一場永久的戰爭、政府監控無處不在、資料記錄中滿是歷史否定主義及政治宣傳。貫穿本書的角色稱之為「老大哥」(Big Brother),他是大洋國的領袖,令人玩味的是, 儘管書中自始至終沒有真正出現這號人物,也無法確信他是否真正存在,但大洋國的人民堅信他存在,因為「老大哥正在看著你」這句話在大洋國中隨處可見,老大哥猶如鬼魅般的如影隨形,其象徵著極權統治及國家對於人民的監控無所不在。

根據亨廷頓( Samuel P. Huntington)在《第三波——20世紀後期民主化浪潮》( The 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e)書中觀點,世界各國的政體自19世紀初至近代,歷經了三波的民主化浪潮:第一次民主化:1828年-1926年(起源於美國革命和法國革命);第二次民主化:1943年-1962年(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包括非殖民化後的新民主國家);第三波民主化:1974年-1992年(始於1974年、1975年葡萄牙、希臘、西班牙的革命,終於東歐劇變)。此外,戴蒙(Larry Diamond)將發生於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運動(又稱為茉莉花革命)稱之為「第四波民主化浪潮」,即阿拉伯世界國家的民眾紛紛走上街頭,要求推翻本國的專制政體的行動,並要求和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區一樣享有基本民主權利。

世界各國在上述四波民主化的洗禮之下,絕大多數已轉型為具有民主政體形式的國家,就人權的角度來說,我們與「惡」的距離越來越遠。但令人意外的是,根據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在2021年的研究報告顯示(資料來源:網站https://freedomhouse.org/zh-hant/article/xinbaogaoquanqiuminzhudeshuailuojiasu),全球民主正在加速衰落中,現在世界上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人口生活在完全自由的國家中,自2006年民主開始惡化以來,被指定為「非自由」國家的比例已達到最高水平,政治權利和公民自由下降的國家數量超過了增長的國家,這是15年以來的最大幅度。換言之,你我的權利在這15年當中已經一點一滴的消失,並在新冠肺炎的肆虐下,加速流逝。

為了防疫與疫調之緣故,運用監視設備追蹤人民行蹤已成為各國政府最直接的防疫手段,當然,在公共利益的框架下,個人行動的被監視,也成為你我所認同的必要之惡,你我也彷彿身在邊沁(Jeremy Bentham)所稱的圓形監獄(即監視塔位於監獄的中心點,這種設計獨特之處在於犯人無法判斷監視塔的人是否在看他們,只覺得隨時都可能有人在監視他們,因而產生心理壓力與順服行為)之中,而「老大哥正在看著你」的夢魘恐將再次如影隨形。當你我被監視,除了個人「隱私權」被侵害外、「表意自由」及「集會結社自由」亦受影響,尤其對於想要打擊政敵的執政者而言,利用疫情監控政敵也只是剛好而已。對於你我而言,我們的權利如果是為了防疫的目的被侵犯,且被記錄的資料真正用於防疫,這是我們可以接受的侵害,但如果假防疫為名,卻行其他目的監控之實,這是你我必須反對的,畢竟你我都不希望活在1984年的大洋國中。

要預防政府因防疫而對人民監控之行為不要變質,避免產生所謂的「道德風險」,可以透過以下兩種方式:其一,針對監視器的設置與使用以專法的方式加以規範,尤其是針對高度公權力行使之機關,例如:警察機關,必須明確、清楚的規定,切莫存有抽象或廣泛授權的模糊空間。其二,強化對於「吹哨者」(whistle blower)揭弊之保障,尤其要鼓勵吹哨者勇於揭發違法使用監控資料之行為。目前我國法律對於吹哨者之保障散見於《勞動基準法》、《職業安全衛生法》、《空氣污染防治法》、《水污染防治法》等各部法規,並沒有完整的法律規範,又目前規定的法律有各自不同的規定,使吹哨者可能因為資格不符法律規定,而無法適用現行法律,讓吹哨者經常成為犧牲者。因此,唯有透過類似揭弊者保護專法的保障,以外控監督的方式,才能使你我的權利與防疫必要之侵害取得衡平。
 

0則留言

精選文章 What's h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