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暴虐兒案件何時休?加強兒虐通報意識之延伸性思考

根據媒體1080615報導,去年彰化縣田尾鄉一名林姓4歲女童因父母未婚生子,被托予楊姓姨丈(24歲)照顧,而楊男本身有輕度智障,卻常以女童學習遲緩為由,每兩三天就動手毆打她,在1個月內竟連續毆打她13次,最後,將女童活活虐死。
文章主圖
一、前言
根據媒體1080615報導,去年彰化縣田尾鄉一名林姓4歲女童因父母未婚生子,被托予楊姓姨丈(24歲)照顧,而楊男本身有輕度智障,卻常以女童學習遲緩為由,每兩三天就動手毆打她,在1個月內竟連續毆打她13次,最後,將女童活活虐死。台中高分院依成年人故意對兒童犯殺人、傷害等罪,判楊男有期徒刑17年。對此,該受虐兒的家庭或所處的社區選擇沈默而間接成為虐童共犯,此種觀念,使得家暴兒虐的問題一直被隱藏在黑暗的角落,在此宜進一步思忖幼童的人身安全,往往被不適任的照顧者所傷害以及如何有效事先預防兒童虐待事件一再發生?
 
二、加強民眾兒虐通報意識
依《家庭暴力防治法》的規定,家庭成員間實施身體或精神上不法侵害之行為,而本法所稱家庭暴力罪者,謂家庭成員間故意實施家庭暴力行為而成立其他法律所規定之犯罪。而本案受暴幼童與阿姨及姨丈同住,附近尚有其他親屬,卻對於幼童受虐時的哭聲置之不理?是否因畏懼於施暴者的暴力,而一再包庇其惡性行徑,以致使得此虐童事件一再發生。再者,本案受暴幼童主要照顧者是24歲左右的親屬,因本身尚未有孩子,難免缺乏幼兒的照顧經驗,而產生疏忽及暴力相對。無疑地,這些施暴照顧者本身因幼兒照護認知基模有問題、低自我情緒控制,以致於無法承受幼兒照顧壓力進而產生生活照護問題,如此一來,應探究兒虐家暴事件與照顧者本身情緒控管及認知學習等因素是否有關聯性,以及如何預防兒虐家暴犯罪的發生?                                
另據,衛福部統計數據顯示,台灣兒少保護通報案件2018年為5萬4795件,比2017年的4萬5283件增加了近兩成。然而,如此高的通報數據,為何還是會一再發生兒虐致死的案件呢?,是否通報制度及社福政策的相關連結體系,出了問題?依國衛院今年6月舉行「探究弱勢兒少保護個案之風險管理與身心發展」專家會議,與會的專家及學者一致皆希望能透過目前醫療、社工執行現況與未來改善政策,以降低兒少受虐風險,並希望社區鄰里能主動關懷周遭兒虐家暴事件並落實通報系統,以建構跨縣市、跨單位的「社會安全網」。
 
三、強化兒少保護網絡聯繫機制
對於近年重大兒虐事件頻傳,引發輿論關注,冀此,依家庭教育是為防止家暴事件很重要的因素之一,照顧孩子需要大量的時間與心力,因此,有時會影響夫妻或親屬間的互動方式,再者,施暴者與其他家庭成員的互動、溝通方式亦佔很大的因素。探究其原因,究竟是原生家庭的照護結構有缺陷,亦或是個人人格特質的問題,還是同時存在多種不同的風險因子。有鑑於此,今年監察院兒虐事件調查報告顯示,兒少保護網絡橫向聯繫機制缺乏實際效果;為建置檢警及早介入機制,以健全「社會安全網」運作,因此,監察院籲行政院督同法務部、衛福部等機關,建立明確兒虐定義及連結或介入指標,以強化兒少保護網絡橫向聯繫機制,避免再生兒虐憾事。
再者,司法體系對於虐童者的追訴,因須合法告訴權人提出告訴,故,如由地方社政機關提告,常致社工面臨協助虐童者進行家庭重整的角色衝突,因此,檢警司法人員如能主動及早介入,發動刑事強制處分程序,將可減緩社工角色衝突的危機,亦可符合司改國是會議及兒少權法等相關規定。此外,警政系統處理兒虐案件,原由家防官與偵查隊主責,分別對應社政與檢察系統,但日前(108.03.29)三讀通過新修正兒少權法規定,對於合理懷疑兒少有危險之虞,社政機關得請求員警即時強制進入住宅等處所,且應移送警方並報請檢方處理,因此,未來警政內部如何聯繫分工、理流程及兒少保概念在職教育等,將是本制度落實的關鍵。
四、結論
探究家庭暴力發生的因子,必須綜合個人、家庭; 社區、社會及文化等層面,其防制策略,需協助施暴高危險者個人及家庭心理諮商、學習情緒控管、建立社會支持網絡等,惟有改變施暴者的認知基模,才能有助於預防家庭暴力事件再度或不斷循環發生。連帶著,社政機關對兒少保護的安全評估、分流制度、重整兒少保護及高風險家庭的分流機制,統一篩派案窗口,按風險程度高低,改以「危機及脆弱家庭」,進行分流服務,期待在兒虐政策上,朝向整合兒少保護與高風險家庭服務、輔以公私協力、建立兒少保護區域醫療整合中心、大數據風險預警機制、修法強化司法及早介入機制,以達兒少快樂、成長及學習的安全環境。
 
延伸考題:
一、國內兒虐事件頻傳,如何有效遏止虐童事件的發生,試從推動強化社會安全網與兒少法修法等面向,討論警政、社政、醫療、教育及司法等單位的功能與角色?

精選文章 What’s hot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