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黨之華山論劍—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分析

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是歐盟(EU)的立法機構,歐盟立法運作類似一般國家的「兩院制」,而歐洲議會相當於兩院制中的「下議院」,並由人民直選出的立法機構,每位議員任期5年一任。歐洲議會與成員國部長組成的歐盟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共享立法權,法案須同時經雙方通過才得以生效,並制衡行政機構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
文章主圖
一、 歐洲議會簡介
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是歐盟(EU)的立法機構,歐盟立法運作類似一般國家的「兩院制」,而歐洲議會相當於兩院制中的「下議院」,並由人民直選出的立法機構,每位議員任期5年一任。歐洲議會與成員國部長組成的歐盟理事會(Council of the European Union)共享立法權,法案須同時經雙方通過才得以生效,並制衡行政機構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雖然歐洲議會不能主動提出法案,但歐盟執委會制定的所有法案都須經過半議員同意,才能在歐盟28個成員國生效。此外,歐洲議會也會透過決議案對各國人權、環保等議題發聲,發揮政治影響力。歐洲議會的另一項重要職能,則是對歐盟執委會主席人選行使同意權。
歐洲議會選制為比例代表制(與台灣的不分區投票相似),目前共有751個席次,凡是18歲以上的歐盟公民皆有投票權(奧地利與馬爾他的投票年齡為16歲,希臘17歲),各國代表席次依照人口數分配,政黨至少要達到5%得票率門檻才有資格獲得席次。德國是歐盟成員國中人口最多(約8300萬)的國家,被分配多達96個席次,人口僅數10萬的馬爾他與盧森堡則只有6名代表。
二、 歐洲議會之功能
歐洲議會議會具有以下之功能:
(一) 諮詢功能:依歐洲聯盟條約規定若干事務必須諮詢歐洲議會,執委會或部長理事會之法案應送歐洲議會表示意見。例如對內部市場、勞工自由移動、公司行號設立權、服務、文化、健康、消費者保護、泛歐洲交通網路、研發及環保等之聯合決定程序,即大大增加歐洲議會參與決策過程之份量。
(二) 監督功能:議會對執委會有質詢權,執委會必須向議會做年度施政報告,對議會質詢必須答辯,歐洲議會以3分之2之席次票數通過動議即可強制解散執委會,執委會主席及執行委員由各會員國任命後,應送請歐洲議會同意。此外歐洲聯盟條約擴大議會監督權,授權議會設置特別調查委員會,以調查施政部門之不當施政、失職或損害共同體法令,以及接受人民請願,任命處理陳請案件之官員等權力。
(三) 決策功能:自1975年起,議會在共同體預算及支出方面,具若干程度之修訂權力,甚至連部長理事會都無法反對。此外單一歐洲法案(SEA)賦予議會決定新會員國家加入,及與非會員國結盟等任務,均須獲得議會同意。歐洲聯盟條約將同意程序之範疇,擴大至統一議會選舉方式、區域結構基金規章、締結國際條約,以及歐洲中央銀行組織法及權責等事務,此外前述共同決策程序亦增加議會參與決策之功能,相信歐洲議會終將成為真正之立法機構。
三、 2019歐洲議會選舉簡介
2019年5月23日至26日登場之第9屆歐洲議會選舉,將從歐盟28國的4億2700萬選民將選出751席議員。若以選民來計算,歐洲議會選舉是全球規模第二大的民主選舉(僅次於印度)。歐洲議會選舉較特別的是,在投票結果出爐後,各國不同的政黨會組成政團,新一屆國會將於7月2日正式走馬上任。不同於一般議會由各政黨組成,歐洲議會的「政團」是由立場相近的政黨所組成的跨國政治聯盟,一個政團至少要由7個國家的25名議員組成,政團內各黨共享核心價值與政策目標,但投票立場不見得一致,也可以在任期內更換陣營。
本次歐洲議會選舉結果於2019年5月27日出爐,歐洲人民黨黨團(自由保守主義:中間偏右派)獲得179個席次,較上次減少38個席次;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社會民主主義:中間偏左派)獲得150個席次,較上次減少37個席次;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團(自由主義:中間)獲得107個席次,較上次增加39個席次;綠黨-歐洲自由聯盟(環境主義、生態主義:中間偏左派)獲得70個席次,較上次增加18個席次;歐洲保守派與改革主義者(民族保守主義:中間偏右派)獲得58個席次,較上次減少18個席次;民族與自由歐洲(民族保守主義:激進右派民粹主義)獲得58個席次,較上次增加22個席次;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歐洲懷疑主義、直接民主:右派民粹主義)獲得56個席次,較上次增加15個席次;歐洲聯合左派與北歐綠色左派(民主社會主義:左派)。
四、2019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及其意涵
從本次選舉結果可知,過去居於議會多數之中間偏左和中間偏右兩大黨團(歐洲人民黨黨團、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首次丟掉多數席位(兩政團席加起來的席次為329席,並未超過751席之一半376席),質疑歐盟的極右派得票率較5年前增加,但是聲勢不如預期,反而是親歐的左派綠黨和社會自由派異軍突起。本次選舉結果顯示,歐盟28個成員國的逾4億選民對這個龐大組織雖有不滿,但沒有放棄歐洲統合路線,民粹主義並未淹沒中間力量。此次選舉投票率約百分之51,是25年來最高,上次2014年改選投票率是百分之42.6,本次選舉結果所反應的意涵如下:
(一) 疑歐派、民粹黨得票率上升
本次選舉民粹派與疑歐派通過這次選舉強化了力量,他們希望聯合組成一個巨大的黨派,在歐洲議會佔據重要位置。至少可以肯定地說,這次歐洲選舉,他們在多數國家都有斬獲。疑歐派與民粹黨的興起代表著反對歐盟以及相關移民政策的選民越來越多。未來,歐洲議會在決定歐洲發展之重要政策時,必須要以「變革」以及「歐洲利益」的角度思考,才能滿足支持疑歐派及民粹黨之選民需求。
(二) 「氣候問題」受到重視,綠黨破紀錄創下佳績
本次選舉歐洲前幾大國家的綠黨得票率紛紛在歐洲議會選舉取得創紀錄的兩位數佳績,在德國,綠黨躍升第2,僅次於總理梅克爾所屬的保守派「基督教民主黨」(CDU),綠黨這次得票率是上屆2014年選舉的兩倍。在德國,30歲以下有三分之一選民投給綠黨。民調機構Infratest調查結果也發現,首投族有1/3選擇綠黨。在綠黨席次大幅增加的情況下,綠黨有望成為歐洲議會中左右決策的關鍵角色,甚至歐洲人民黨黨團、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想要成為過半的多數聯盟,勢必要將綠黨納入其多數聯盟之中。未來,歐盟在處理各項重要議題時,環境保護的想法與政策勢必與歐洲重要的發展政策相結合。
 
參考資料:
https://www.storm.mg/article/1268151?srcid=73746f726d2e6d675f6e756c6c_1559008160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803913
https://udn.com/news/story/11314/3838019
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9%E5%B9%B4%E6%AD%90%E6%B4%B2%E8%AD%B0%E6%9C%83%E9%81%B8%E8%8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