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一碗湯打斷老父肋骨」~初探長者照護及更生人重返社會議題之延伸性思考

據媒體108.05.12新聞報導,55歲謝姓男子酒後只因85歲老父喝不下竹筍湯,涉嫌徒手打斷老父兩根肋骨後逃逸。警方調查,他數年前也曾持刀刺傷老婦而入監,前天深夜拘提躲了5天的謝,依家暴、重傷害罪嫌移送,檢聲押獲准。
一、前言
據媒體108.05.12新聞報導,55歲謝姓男子酒後只因85歲老父喝不下竹筍湯,涉嫌徒手打斷老父兩根肋骨後逃逸。警方調查,他數年前也曾持刀刺傷老婦而入監,前天深夜拘提躲了5天的謝,依家暴、重傷害罪嫌移送,檢聲押獲准。對此,本文所想探討的是長者的長期照顧問題及更生人出獄後如何重新適應社會等問題;連帶地,對於目前長照議題及社會觀感對更生人重返社會的恐懼、排斥衝擊之下,在在都考驗人性脆弱面的探究。
二、長者照顧問題
()長輩機構安置問題:
過去家庭照顧者的工作鮮少獲得家人或社會肯定,但,隨著現今人口高齡化的趨勢,可提供家庭照顧工作的年輕人卻越來越少,因此,將長者送往安養機構,似乎是一條快速又便捷的路,以為將家中長者送走之後,看不見、照顧的問題就解決了,這中間的照顧與被照顧問題,需思忖牽扯多少人性親情的糾結與親情的拉扯。
再者,長照安置機構的費用,以每月4人房的費用約新台幣3萬元左右計算,此費用對於一般經濟的家庭是一筆為數不小的開銷,如果,長者自我積蓄或晚輩收入無法支應之下,極有可能衍生家屬手足間情感衝突與不合。
()長期照顧者以女性居多且壓力大
臺灣傳統社會文化或長輩願望是希望能在家中度過晚年,相對的如何讓家中照顧者獲得應有的「喘息服務」就顯得格外重要。根據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調查指出,照顧者8成為女性,其中8成7罹患慢性精神衰弱,死亡率也比非家庭照顧者高出6成。並據相關調查資料發現,照顧身心障礙及老人的家屬,平均照顧年數達到10年,每天照顧14個小時,其中8成無法連續睡眠超過4小時,推估全國約有57萬名家庭照顧者,隨時處於身心緊張的狀態。因此,造成照顧者因不堪長期照顧壓力卻將被照顧者殺死的案件時有所聞。
()目前長照2.0只能解決部分照顧問題
依目前長照2.0計畫,政府提供重度失能老人每月90小時的喘息服務,換算下來每天只有3小時,對於重度失智、失能家庭根本用不上,而請外籍看護,每月費用約2.2萬元左右,如送到養護中心,每月約需3萬元,其經濟負擔對於獨自照顧者是沉重的壓力。但是,問題在於失智、失能者其專業照顧和家庭照顧者兩方的生活品質與經濟壓力該如何維護?值得相關部門加以研討。
三、更生人出獄重返社會面臨問題
更生者出獄重返社會議題,其實,家人的接納是最重要的問題,但因入獄的因素大多涉及,藥酒毒癮、暴力、殺人等問題,此類的更生人,在個性上方面,存在較敏感且自卑、挫折感、沒有自信;在社交關係上,長期與家庭關係不和睦或人際關係不佳,而社會大眾普遍對於更生人存在既有刻板印象,再加上近幾年因藥酒毒癮及暴力再犯率高居不下的犯罪事件,造成社會、社區或家庭的誤解及排斥更生人,反而使得其成為社區不定時的炸彈。思忖,社會如何透過關懷的角度多一點了解而減少誤解,並將關心轉化成行動的力量協助更生人如何重新適應社會,並應給予更生人正常的社會人際互動,使其融入社會及協助自我發展,將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標籤化。
四、結論
最後,在照顧者與被照顧間如何達到衡平,這是長照2.0服務的宗旨,希望能以前端優化初級預防功能,銜接預防保健、活力老化、減緩失能,促進老人健康福祉,提升生活品質。外加,後端提供多目標社區式支持服務,減輕家屬照顧壓力,減少長期照顧負擔。探討該計畫的執行,究竟是須從家庭端照顧本質改變抑或是社區端照護環境改變?皆有賴目前醫療或社區處遇,並改變人們認知行為或社會觀感,如此一來,將針對引發失能及失智的危險因子,由相關的專業團體發展出預防照護介入方案模組及人才培育,並藉由地方政府以社區為基礎,提供社區之衰弱老人及輕、中度失能或失智的長者預防照護服務,才能達到全人照顧之效果。
********************************************************************
延伸考題:
一、何謂長照2.0政策?試從照顧者本身探討照顧壓力及解決之道為何?  
二、請分析我國目前長照2.0政策之規範,並試從照顧者/或照顧者本身有藥酒毒癮的觀點,提出未來對長照的政策方向及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