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神聖一票投政治素人-論反建制思潮

政治學(意識形態)非建制(anti-establishment)
我的神聖一票投政治素人-論反建制思潮
政治學(意識形態)
非建制(anti-establishment)係指一種反對社會中「傳統」的社會,政治和經濟原則。用比較白話的說法,非建制的精神與「反骨」的態度有些類似,即對於現存的各項制度提出質疑,並且想要來點「不一樣」的東西來衝擊既存制度。素人政治就是一種典型反建制的體現,因為一位職業政客的養成需要長時間的培訓,以台灣政壇過去的經驗為例,一位總統的養成之路勢必要有四項歷練:一、民意代表,例如:擔任立法委員或縣市議員。二、政務官,例如:擔任部會首長。三、黨職,例如擔任政黨主席或是秘書長。四、縣市民選首長,例如擔任直轄市或是縣市之縣市長。因此,對於一位職業政客而言,如果經歷過上述四項「建制」之訓練,則可謂政治歷練完整豐富,選民也能夠放心的把自己神聖的一票投給「建制」內培養且訓練有素的職業政客。然而,隨著新興社群媒體的興起,政治人物運用網路與廣大的鄉民互動已成為流行,在與鄉民互動的過程中,建制內培養的職業政客其表現出的網紅手段總給人一種生冷、僵硬及無聊的感覺(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建制內並沒有培養及教導他們成為網紅),遠遠不及政治素人或網紅在社群媒體當中表現中活潑、有趣,並且能夠抓住人心。當政治素人以非典型的想法、論點,外加幽默、戲劇化的呈現方式,就可輕易的娛樂廣大的鄉民,致使廣大鄉民對其產生好感度(例如:直白不做作)或依賴性(例如:每天不看某人的youtube直撥睡不著覺)。
 
此外,反建議思潮產生亦與民粹主義有關。民粹主義被認為具有反現代化和反全球化特點,表現為反精英、反官僚體制和反對現行政策。「民粹主義」被理解為既是思想,也是運動,還是政策。然而,思想、運動、政策三位一體並非民粹主義的特殊性,而是許多思想觀念的共性。任何一種思想被大眾接受都能發展成為運動,被政府接受則會轉化為政策。近代史上出現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民族主義、自由主義、保守主義都具有這種三位一體的共性。然而,由於「民粹主義」是含義不明的概念,因此這個概念並不能幫助我們理解當前這股反建制思潮的本質。
 
雖然反建制思潮在不同國家和不同領域的表現有所不同,但在反對極端自由主義這一點上有著共性,「反建制主義」這個名稱能較為準確地反映這股政治思潮的性質。反建制主義是全球化時代產生的一種政治思潮,其反對全球化的特徵是全球化時代之前任何意識形態或政治思潮所不具備的。其反對全球化的具體內容是針對自由主義主導下的全球化客觀現象,而此種「存而不論」的全球化現象正是導致不公平、不平等的主要原因。然而,反建制思潮與民粹主義仍有其根本的差異性:
 
首先,反建制主義並不是反對精英主義,而是反對自由主義的精英。由於自由主義在西方國家占有主導地位,而在多數非西方國家不占有主導地位,因此反建制主義思潮在西方國家比在非西方國家要強烈。反建制主義提倡的是以觀念相對保守的精英取代自由主義的精英。
 
其次,反建制主義只反對自由主義的某些觀念和政策,並不是反對現行的政府官僚機構和體制。反建制主義推選出來的政治領導人,仍是在原有政府機構框架下治理國家,而並不是打破原有的政府機構,建立新的機構。這既不同於蘇聯取代沙俄的政權更迭,也不同於法國大革命的改朝換代。反建制主義反對極端自由主義的移民政策、社會福利政策和「政治正確」原則,但它並不反對政治民主體制、市場經濟制度和言論自由原則。
 
最後,反建制主義領導人的強人特點表現為政策上的不確定性。他們從思想上反對自由主義,但取代自由主義政策的新政卻效果不佳,於是在自由主義政策和反自由主義政策之間來回搖擺。反建制主義領導人與獨裁者有所不同,獨裁者的政策取向是確定的,而反建制主義領導人的政策取向則是不確定的。川普執政的幾個月里,其對俄政策、對朝政策、對華政策、對盟友的政策都是搖擺不定的,有時甚至是180度的轉變。川普政府的決策行為具有敢於冒險且不怕失敗的特點,有點像在賭場裡玩遊戲。反建制主義領導人的政策不確定性,可能與反建制主義本質是反對自由主義但缺乏系統性的思想主張有關 。
 
由於冷戰後的國際秩序是建立在自由主義價值觀之上的,因此反建制主義對自由主義的挑戰就不可避免地對現行國際秩序構成衝擊。2016年以來,國際秩序所面臨的新挑戰主要來自西方國家內部,這不同於非西方國家崛起對國際秩序的影響。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從國際主流價值觀的變化角度來理解當前國際秩序的變化趨勢。反建制主義思潮並非一日間發展起來的,這種思潮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就有了快速蔓延之勢。只是當這種思潮導致英國「脫歐」(對於現存制度的反動)和川普贏得美國大選(對於政治素人的喜好)後,其對現行國際秩序的挑戰才凸顯出來。美國是當今世界上實力最強大的國家,是西方國家的領導,是自由主義的領頭羊,也是冷戰後國際秩序的最大支柱。如今,美國川普政府已顯示出改變自由主義的價值觀,並不再遵守現行國際規範了,這意味著現行國際秩序的支柱動搖了。
 
英國政府在「脫歐」問題上的務實政策和川普政府出台的政策不斷失敗,這意味著,雖然自由主義面臨著反建制主義的挑戰,但它仍有強大的社會基礎,對反建制主義領導人的政策選擇具有牽製作用。反建制主義與自由主義之間的鬥爭日益激烈,並對現有的國際秩序產生深刻影響。
 
近日,烏克蘭諧星、政治素人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i)以73%之得票率當選總統,亦可視為反建制思潮的具體表現,也就是選民寧願相信一位政治素人,也不願支持建制內訓練有素的職業政客。澤連斯基在選戰中的高人氣體現了選民「受夠了」的心情。他說:「民眾想看新面孔,他們準備好把票投給一位政治素人。他(指澤連斯基)少說多聽、傾聽民瘼。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現任烏克蘭總統)支票開一堆卻兌現不了。」許多烏克蘭人受夠了體制內政治人物,反體制浪潮席捲歐洲各地大選,澤連斯基搭上順風車,乘勢崛起。
 
參考資料:
https://kknews.cc/zh-tw/news/kr2ezx8.html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17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