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您救救北極熊!論COP24之進展與成果

COP全名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方大會」(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之英文名字縮寫,從1995年開始是第1屆締約國會議,就是 COP 1,今年是第24屆會議,所以就是 COP24。
一、COP24介紹
COP全名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締約方大會」(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Conference of the Parties)之英文名字縮寫,從1995年開始是第1屆締約國會議,就是 COP 1,今年是第24屆會議,所以就是 COP24。2018年COP24在波蘭工業城「卡托維茲」舉行,卡托維茲是波蘭的煤礦重鎮。至今波蘭仍然高度依賴煤炭,約80%為火力發電,並且設備老舊,選擇在此舉辦會議別具意義,也就是為了減緩地球暖化的速度,各國必須要與碳排放量「斷捨離」,因此期望由碳排大國波蘭示範,並帶頭做起減碳。
COP24氣候大會的重點包括制定《巴黎協定》的規則手冊、檢視各國至今「國家減碳計畫」的執行概況、富裕國家如何提供貧窮國家財政支持、實踐各國對話的平台,另外大會期間公布「氣候變遷績效指標」,前三名從缺的評分結果,顯示各國控制2°C以下升溫的努力還不足。
 
二、COP24氣候大會主要任務:
COP24氣候大會主要任務是希望各方締約國能夠將《巴黎協定》之執行具體化,並使各國對於減碳的程序、方法及措施能夠有所瞭解,其主要任務分述如下:
(一)通過《巴黎協定》「規則手冊」(Paris Rulebook):各界公認,COP24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訂出一本規則手冊,作為《巴黎協定》上路後的執行指導原則,包括2020年前有效實施協定中條款的決定、各國氣候計劃制定的透明度與查核方法、未來各締約方應遵守的規定和標準等,確保《巴黎協定》能如期上路、而且被落實。
(二)《巴黎協定》的執行初體檢:《巴黎協定》通過至今事隔三年,COP24將第一次檢視各國從2015年到目前為止的國家減碳計畫(INDC)的制定進度以及執行概況,算是正式考試來臨前的模擬測驗,替未來的國際檢核機制熱身。
(三)搶救「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2010年墨西哥坎昆會議(COP16)通過的綠色氣候基金,目的是協助開發中國家,援助計畫分為「減碳」和「調適」兩大類。但該單位從創建開始,資金短缺就是一大難題。多年來,發展中國家提出的許多氣候行動和想法,一直受到該基金的不足所約束。儘管上一屆波昂會議(COP23)時,已開發國家(芬蘭、挪威政府以及歐盟委員會)承諾再挹注10億歐元,但跟原本預期的每年1000億美元還是有很大的落差,因此這1000億美元之資金缺口要如何填補,亦是減碳是否可以成功之重要關鍵。
(四)實踐「促進性對話」(Talanoa Dialogue):這項機制由上屆主辦國(斐濟)提出,Tala在斐濟語意味著「告訴」;Noa則表示「自由」,是種具備互信基礎的正面交流,希望讓參與者不再固執己見,通過與他人對話的過程,重新審視自身觀點,藉此誘導195個會員國重新評估其溫室氣體排放及減碳行動,聯合國也為此建立了Talanoa Dialogue Platform。
另一個快速崛起的話題為「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事實上,這也是Talanoa Dialogue強調的重點,希望能源轉型的過程中,能夠兼顧到傳統石化燃料產業的勞工權益和社區發展。
 
三、COP24氣候大會之成果
COP24氣候大會在經過13天馬拉松式的協商、談判,達成以下的成果,雖然與前述所提所欲達成的4項任務仍有所差距,但仍然對於全球減碳之目標更跨進一大步,並且提供各國在減碳所能依據的執行步驟。有關COP24氣候大會所達成的成果分述如下:
(一)制訂「規則手冊」(Paris Rulebook):COP24最重要任務就是訂出《巴黎協定》規則手冊。可說是在最後關頭成功壓線,勉強繳出一份可交代的「卡托維茲文件」(Katowice Package)。原本預定2018年12月14日結束的會議,一再延長、徹夜鏖戰到隔日凌晨,最後總算通過大部分「巴黎協定工作計畫」(PAWP) 內容,在透明度、財務支持、技術轉移、減緩、調適、全球盤點等部分達成共識。至於草案第六條觸及碳交易市場的部份,因巴西主張減碳量列入「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之後仍可進入碳市場交易、變現,被其他國家認為有重覆計算的爭議,只能留待延明年再做討論。
二、《巴黎協定》執行初體檢:《巴黎協定》通過至今3年,COP24原本有機會第一次檢視到目前為止的國家減碳計畫 (NDC) 執行進度,或要求各國加強減碳行動,替未來的國際檢核機制暖身。但本屆各國多把多數精力都花費在辯論規則手冊內容,對於NDC的檢驗與強化顯得意興闌珊,除了歐盟執行委員會 (European Commission) 會前發表2050年「碳中和」目標之外,其他國家幾乎都繳了白卷。
三、搶救氣候基金:2010年墨西哥坎昆會議 (COP16) 通過的「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從創建起就面臨資金短缺難題,今年七月執行董事Howard Bamsey突然辭職,不但後繼人選懸缺至今,使該基金治理狀況備受關注。不過,針對氣候行動最需要的融資協助,COP24倒是有了不錯進展。不僅有德國、挪威等國承諾加倍資注綠色氣候基金,聯合國另一檔「調適基金」(Adaptation Fund) 也收到1.29億美元的捐助,更重要的是,世界銀行承諾2021至2025年將提供2000億美元的氣候融資,ING、BBVA、BNP Paribas、Standard Chartered及Société Générale五大國際金融業者,也簽署承諾書、未來打算端出高達2.4兆歐元的融資規劃。
 
四、COP24氣候大會所出現的雜音
在COP24氣候大會,有「基礎四國」(Brazil、South Africa、India、China, BASIC) 之稱的中國、印度、巴西、南非等四大新興經濟體,態度強硬地不斷重申主張富國與窮國之間的差別責任,一方面希望能取得財政援助,另一方面也希望在揭露資訊上保留彈性,一度使會議陷入泥沼。最富戲劇性的是,中國突然在會議倒數兩天,突然向美國、歐盟靠攏,釋出能夠遵照相同規則的意圖。
 
五、結論
總的來說,COP24在詭譎氣氛中只能小碎步、甚至趴在地上匍匐前進,最後總算初步產出《巴黎協定》「規則手冊」(Paris Rulebook),把更敏感的碳交易、「損失與損害」(Loss and  Damage) 等棘手章節,留待明年COP25再議。只是,時間以不站在人類這邊,最新的聯合國環境署(UNEP)《排放差距報告》(Emissions Gap Report 2018) 指出,全球排碳量在2017年再度升高到破記錄的492億噸(包含土地利用為535億噸),比前年增加了1.1%。即便各國都(按理想狀況)履行目前提出的NDCs減碳計畫,地球均溫仍會在世紀末上升超過3°C。以2030年為時間點,要將地球升溫幅度控制在2°C內,全世界必須多減130~150億噸二氧化碳,想挑戰更積極的溫控目標1.5°C,則得多減290~320億噸,兩組排放差距數字皆創下歷年新高。我們必須悲觀的說,「減碳」因具有公共財之「非排他」特性,即全球暖化現象並不會因為單一國家落實減碳而能夠有所改善,如果其他國家不能夠一起遵守或落實減碳之承諾,單一國家所做的減碳努力將會徒勞無功,尤其對於開發中國家,減碳勢必與經濟發展產生衝突。因此,減碳能夠成功的關鍵還是在於:(一)已開發國家帶頭做起,尤其排碳大國的美國,是否願意遵守甚至支持減碳之承諾,即成為巴黎協定是否可以成功之關鍵。(二)對於開發中的國家,是否能夠提供足夠的誘因(胡蘿蔔),以及確實的監督機制(棍子),將開發中國家拉近共同減碳的共同體之中,亦是減碳是否能夠成功的另外一個關鍵。
 
參考資料:
https://e-info.org.tw/node/215545 https://e-info.org.tw/taxonomy/term/47904
http://m.greenpeace.org/hk/high/news/stories/climate-energy/2018/12/unfccc-cop24/
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6582954)

精選文章 What’s hot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
名詞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