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多邊關係或帝國主義:剖析一帶一路計畫

2013年9月至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訪中亞和東南亞國家期間,先後提出一帶一路計畫,得到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一帶一路計畫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它不是一個實體和機制,而是合作發展的理念和計畫,將目前現存與周邊國家之雙多邊關係,藉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臺加以整合。“一帶一路計畫”貫穿歐亞大陸,東邊連接亞太經濟圈,西邊進入歐洲經濟圈。歷史上,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就是中國與中亞、東南亞、南亞、西亞、東非、歐洲經貿和文化交流的大通道,一帶一路計畫是對古絲綢之路的傳承和提升。

2013年9月至10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出訪中亞和東南亞國家期間,先後提出一帶一路計畫,得到國際社會高度關注。一帶一路計畫是指“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簡稱。它不是一個實體和機制,而是合作發展的理念和計畫,將目前現存與周邊國家之雙多邊關係,藉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區域合作平臺加以整合。“一帶一路計畫”貫穿歐亞大陸,東邊連接亞太經濟圈,西邊進入歐洲經濟圈。歷史上,陸上絲綢之路和海上絲綢之路就是中國與中亞、東南亞、南亞、西亞、東非、歐洲經貿和文化交流的大通道,一帶一路計畫是對古絲綢之路的傳承和提升。

'

或許借用一句中國大陸的順口溜可以幫助我們瞭解一帶一路計畫:二十年看深圳,一百年看上海,五百年看北京,二千年看西安。絲綢之路經濟帶就是所謂的「一帶」。一帶計畫中,中國規劃三條超級鐵路,直接貫到歐亞大陸的各個角落,分別為:1. 中國→歐洲。2. 中國→地中海。3. 中國→南海。為了實現這個計畫,中國已興建完成「渝新歐鐵路」,全長 11,179 公里,從重慶直通德國,並且可以延伸至英國倫敦,稱之為「中歐列班」,而「西安」就是一帶計畫中,中國境內最大的轉運站,這也就是 2000 年看西安這句話的原因。21 世界海上絲綢之路就是所謂的「一路」。一路計畫中,絲綢之路是商業繁榮的代名詞,在海上,中國也要建立它的絲綢之路。海上一路最主要有兩條航道,分別為:1. 中國→南太平洋。2. 中國→印度洋→歐洲。在實踐一路計畫之具體建設包括:在巴基斯坦興建「瓜達爾港」(可直接將石油由巴基斯坦以陸路方式運入中國,大幅縮短過去以海運運送的時間)、在泰國興建「克拉克運河」(取代麻六甲海峽,縮短海運航程),以及在尼加拉瓜興建尼加拉瓜運河(取代巴拿馬運河,縮短海運航程),就是中國這 10 年主打的一帶一路計畫之具體建設。

'

一帶一路計畫的規模非常龐大,包含了 66 個國家。佔全球總面積的 41.3%,佔全球人口數的 66.9%,佔全球30%之國內生產總值(GDP)經濟規模,總值高達 21 兆,影響範圍非常大。一帶一路計畫打破原有點狀、塊狀的區域發展模式。過去,無論是早期的經濟特區或自貿區,都是以單一區域為發展突破口。一帶一路計畫徹底改變之前點狀、塊狀的發展格局,橫向看,貫穿中國東部、中部和西部,縱向看,連接主要沿海港口城市,並且不斷向中亞、東盟延伸。這將改變中國區域發展版圖,更多強調省區之間的互聯互通,產業承接與轉移,有利於中國加快其經濟轉型升級。

'

中國之所以提出一帶一路計畫,除了深化其固有的多邊及雙邊關係之外,並將其影響力透過其主導之經貿區域整合方式加以實現,更重要的是,一帶一路計畫有助於解決中國國內現階段所面臨到的問題,分別為:

'

1、中國的過剩產能的市場問題

過剩產能對經濟的運行造成了很大的問題,中國傳統的出口國較為單一和狹窄,美歐日占據出口的核心國位置,但這些傳統的出口市場已經開拓得較為充分,增量空間已經不大,國內的過剩產能很難通過他們進行消化,在國內消費加速啟動難以推進的情況下,透過一帶一路計畫來開闢新的出口市場是很好的策略。此外,中國不僅有過剩產能還有過剩外匯資產,而新興市場國家亦缺乏基礎建設與國家發展基金,中國正好能利用積累的外匯儲備作為拉動全球增長的資金,同時通過資本輸出帶動消化過剩產能。

'

' 2、中國的資源獲取問題

' 中國的油氣資源、礦產資源對國外的依存度較高,這些資源主要通過沿海海路進入中國,渠道較為單一。中國與其他重要資源國的合作還不深入,經貿合作也未廣泛有效的展開,使得資源方面的合作不穩定和牢固。一帶一路計畫新增了大量有效的陸路資源進入通道,對於資源獲取的多樣化十分重要。

'

' 3、中國的戰略縱深開拓和國家安全的強化問題

' 中國資源與能源的輸入主要仍是通過沿海海路,而沿海直接暴露於外部威脅,在戰時極為脆弱。中國的工業和基礎設施也集中於沿海,如果遇到外部的打擊,整個中國會瞬時失去核心設施。在戰略縱深更高的中部和西部地區,特別是西部地區,地廣人稀工業少,還有很大的工業和基礎設施發展潛力,在戰時受到的威脅也少,通過一帶一路計畫加大對西部的開發,將有利於戰略縱深的開拓和國家安全的強化。

'

' 4、區域經濟的貿易主導權

' 一帶一路計畫對中國而言,不僅能夠抗美國企圖孤立中國而主導跨太平洋伙伴關係協議(TPP)、跨大西洋貿易伙伴談判(TTIP),還有機會在一帶一路計畫中搶占全球經貿新規則之制定權,掌控國際貿易主導權、定價權和資源配置權。中國主動加速主導區域經濟整合,提升自己的區域經濟影響能力。

'

''''''''' 一帶一路計畫自2013年推展至今,讓中國成功運用國家發展基金及協助其他國家發展基礎交通建設,成功與周邊國家建立更緊密的雙邊及多邊合作關係,為未來之「中國崛起」蓄積源源不絕的運籌能量。然而,一帶一路計畫不僅受到西方國家的高度關注,甚至警戒,更引發中國式帝國主義的隱憂。對於一帶一路計畫的批評可以歸納為三個方面:

'

一、侵害其他國家主權:

近日,參與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之國家逐漸產生中國運用一帶一路計畫侵害其國家主權的雜音,導因於中國雖然提供資金與技術幫助周邊國家興建大型的基礎交通建設,但其基礎建設完成後的使用權與控制權卻由中國主導,致使其他國家認為其主權遭到侵害。例如:中亞國家不少人認為中國的一帶一路計畫是意圖佔領中亞,持這種心態的不僅集中在反中國情緒較為集中的吉爾吉斯和哈薩克兩國,這種霸權心態已擴散瀰漫到整個中亞,並由宗教擴展到民族的所有層面,成為中亞社會民意的一部分,更成為非常時髦的民意傾向。

'

二、導致其他國家債築高台:

一帶一路計畫另一項威力驚人的傷害是國債。一帶一路計畫啟動迄今,各國都著手籌劃「聽來很美妙」的建設項目,但超支是這些建設的共通現象,幾年下來,當參與國家債台高,這才發現自己的處境,竟然就像迫不及待跳進鍋子裡的青蛙,四周水溫越來越高,讓參與國終於難以承受,開始陸續「跳船」。例如:馬來西亞首相馬哈地在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公開宣布因為債務負擔沈重,決定退出中、馬合作的東海岸鐵路及天然氣管道等三項建設。此外,斯里蘭卡亦向中國貸款80億美元,建設了漢班托塔港,整個園區還包括物流中心、板球場及國際機場,但由於利用率低落,致使斯里蘭卡無力償債。

'

三、衍生其他國家政治人物貪污不法:

一帶一路計畫名為跨國建設、實則為中資企業帶來大筆訂單,但其建設開支相當不透明,而且工程發包對象有欠公平,進而衍生出中資企業為得標重大公共工程計畫,運用不法之行賄方式,因而使得其他國家政治人物索賄、受賄之事件層出不窮而為人詬病。

一帶一路計畫絕對是中國未來50年發展的重要藍圖與策略,但計畫在推動上勢必面臨西方國家挑戰與質疑,而一帶一路計畫是否能夠持續發展的關鍵仍在於中國是否能夠持續以「對等、互惠」的方式與周邊的國家合作發展,並以彼此實際的經貿成果改善周邊國家人民的生活水準,這才是一帶一路長治久安的「王道」。

'

'

資料來源:

https://wiki.mbalib.com/zh-tw/%E4%B8%80%E5%B8%A6%E4%B8%80%E8%B7%AF%E5%80%A1%E8%AE%AE

https://www.storm.mg/article/40669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4%B8%80%E5%B8%A6%E4%B8%80%E8%B7%AF